美国顶尖智库眼中的中美贸易争端

文章正文
2018-04-16 10:58

美国顶尖智库眼中的中美贸易争端

2018-04-13 14:26来源:格隆汇特朗普/贸易战

原标题:美国顶尖智库眼中的中美贸易争端

作者:华创宏观牛播坤、甄茂生

特朗普当选至今,中美贸易摩擦呈升级态势,近期特朗普借301调查、232调查试图以边缘政策向中国施压、迫使中国予以反击更是引发各界的普遍担忧,市场风险偏好也随之起起伏伏。本文试图从美国顶尖智库的视角回答当前中美贸易争端中的关键问题,其间观点和中方立场多有冲突,但兼听则明,美国顶尖智库的观点或有助于我们更好理解当下争端会如何演变。具体内容如下:

问题一:特朗普将减少贸易赤字作为政策目标,并试图通过贸易保护主义来实现,可行么?

特朗普: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和现行糟糕的贸易协定导致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进而拖累美国经济增长,导致就业减少和福利损失。

PIIE:从长期来看,贸易政策不是贸易余额变动最重要的原因,影响国民储蓄和投资的基本面因素才是,贸易余额也不应作为衡量一国经济是否健康的标准。此外,贸易政策的目标应该是推动消除本国和海外的贸易壁垒。

卡耐基:贸易保护主义不能修正贸易不平衡。不妨假设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减少,如果资本流动不变,对中国赤字的减少会被对其他国家赤字的增加所抵消。相比直接干涉贸易,华盛顿更应美国在吸收全球资本中扮演的角色,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贸易赤字问题。

布鲁金斯学会:贸易保护主义不会找回被自动化取代的就业机会,却会伤及美国经济。虽然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是亟待被解决的问题,但并不是美国就业流失的主要原因,研究表明85%的就业流失是源自自动化,而不是中美贸易。

问题二:中美贸易战,美国准备好了么?

特朗普:美国会赢得贸易战,因为中国对美国出口远高于美国对中国的出口,美国能够给中国造成更多的伤害。

传统基金会:虽然当局声称对中国不行动的代价会高于行动的代价,但政府的政策不应将伤害强加给美国已被遗忘的人民。关税会提高进口品的价格,迫使美国企业和消费者支付更高的价格,引发的贸易反制也会使美国农民等群体成为受害者。

威尔逊中心:特朗普已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和长期最主要的安全威胁,但美国是否愿意付出痛苦的代价应对特朗普声称的中国威胁并不清楚。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中产消费群体,贸易战会伤及中国,但不会击垮中国,中国有可替代的市场和供应链。美国企业和地方政府(多为为共和党选区)也会游说辩称失去中国市场会伤及美国的就业、企业盈利和竞争力。

AEI:特朗普宣传贸易战很容易赢,但上世纪30年代的贸易战经验并不是这样。经济学界有高度共识,美国通过斯特姆-霍利法案发动贸易战是加剧全球经济大萧条的重要原因之一,贸易战是负和博弈,没有哪个国家能避开贸易战的破坏。此外,多年的超常宽松后,当前全球经济正在经历大规模的资产和信贷泡沫,难以承受贸易战。

CSIS:特朗普认为因为出口额不对等、美国能够给中国造成更多伤害的逻辑是错误的。贸易是基于全球供应链的,伤害中国也不可避免会反伤美国自身;中国可以通过限制美在华企业、封锁美国服务业供应商、切断美国企业的供应链等予以反制;中国可能在地缘政治问题上拒绝和美国合作。特朗普引发的这么多不确定性使得投资者和企业持币观望,已经在延缓本可以刺激更多增长的经济行为。

问题三:美国对中国的核心诉求是什么?

AEI:限制中国的产业政策远比缩小贸易赤字重要。中国掠夺式的贸易行为根植于其发展模式,国有企业享有的金融支持、政府补贴和管制保护使得美国企业在很多行业不能公平竞争。如果特朗普要求的只是降低贸易赤字,中国可以答应,但维持现有的产业政策,特朗普可以宣传所谓政治上的胜利,但在经济上是失败的。真正的胜利应是在当前和未来压缩中国制造2025和类似产业政策覆盖的范围,要求某些产业应完全排除在产业政策之外。

CSIS:中美争端的本质不在于贸易赤字或科技领导地位,而是中国将如何融入世界,将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二战后美国主导建立的国际规模不可避免的面临改变,是强化由西方式民主推动的基于规则的现有体系,还是倒退回基于力量和冲突的体系?这是一场美国和其盟友输不起的竞争。

问题四:中美贸易争端未来会如何演变?

CSIS:基于特朗普30年来不曾改变的谈判哲学:如果你攻击,更强硬的回击,特朗普会发动新一轮的攻击,之后如何演变较难预测。可能路径一:中美双方协商,结果将取决于特朗普想要什么。如果特朗普想要的只是减少赤字,中美双方会达成妥协,但如果要求中国大规模的变化,这会伤及中国的根本,不是贸易协商所能解决。基于和韩国以及NAFTA的谈判经验,特朗普可能会选择前者,寻求短期的胜利并鼓吹之。可能路径二:双方拒绝谈判或难以谈妥,爆发贸易战,中美双方都拥有关税之外的武器,事态的升级会非常危险。

传统基金会:美国2004以来在WTO的诉求记录近乎完美,美国应通过WTO解决和中国的贸易争端,最小化对美国的伤害;寻求建设性的方式和欧盟、加拿大、墨西哥、韩国等盟友一道共同对抗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强制按规则执行;不应以经济安全为由要求财政部限制中国企业在美科技投资,应由国会主导、根据是否危及国家安全来进行审查。

备注:以上七家智库均为美国顶尖智库,其中PIIE、CSIS、布鲁金斯学会和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被普遍视为是较为中立的智库,AEI和传统基金会是美国最主要的保守主义智库,威尔逊中心则有着深厚的政府背景。

来源:华创宏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